犬伏景子和凉荫穗鸟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确认了第三人格α是内海未出生的双胞胎之一,但这并不是唯一奇怪的人格。让我们看看另一个神秘人,犬伏景子,或者她喜欢的那个自称,“凉荫穗鸟”。

穗鸟是DID人格吗?

在SPHIA的那位黑发女子的行为相当古怪,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她在心篇中是平静和沉默的,在悟篇中则是轻浮和健谈的。由于犬伏患有DID,我们最初假设穗鸟只是犬伏体内其中的一个DID人格。

EV_CO30C

Hotori-card
但是,我们最后在避难小屋方面发现了一位同名的女子,被埋在小屋附近的雪地里。穗鸟的名字也被列为在HAL18坠机事件中死亡的人之一,所以,我们得分别对待“穗鸟”和“犬伏”这两个人格。

转移

揭开这一神秘谜团的关键在于,悟只看到了健谈的人格,而心只看到了沉默的人格。犬伏的人格交流与主角完全同步,只有当犬伏和穗鸟也经历了这种交换现象时,才能解释这个现象。悟曾经提到过这个问题,他说:

“恐怕穗鸟也像我、心与第三人格一样,被持续卷入了转移现象”

证据来自穗鸟的描述。在心篇一次情绪失控的时候,她描述道:

“红色的房间”“温暖”“看见”“红光”“房间”

一个温暖的红色房间,在SPHIA和小屋里是不存在的。这个描述听起来很像对内海子宫的描述。请记住,交换现象发生在3个具有3个人格的地点中。因为内海怀的是双胞胎,所以当主角和另一个婴儿交换时,穗鸟和犬伏很有可能在与其中另一个婴儿在发生着交换。

在这之后,她又描述了这些东西:

“寒冷”“黑暗”“关在里面”“孤单一人”
“红色的房间”“进入”

真正的穗鸟的尸体就在小屋外,几乎被雪掩埋了。如果穗鸟在雪地里还留存有部分意识,那么把她所描述的寒冷、黑暗、孤独这几个词汇套入进去似乎很合适。我们有理由相信她还活着,因为在第七天,她还存有足够的力气移动手指。

这就建立了我们的第二组转移,包括埋在雪地里的沉默的穗鸟,SPHIA的无法预测的犬伏和在子宫里睡觉的双胞胎。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将另一个婴儿称为“Ω”而不是“α”。这也呼应了序章的一个章节,名为“既是α也是Ω”。

TIPS

Tips105和108证实了这一交换存在,它提到,犬伏的身体在心篇中受穗鸟的人格控制,而在悟篇中受犬伏控制。

TIPS 105 – 犬伏景子
出现在冬川心面前时的人格是凉荫穗鸟本人。
虽然肉体相同但是人格不同。

主要在SPHIA登场。

TIPS 108 – 凉荫穗鸟

遭遇飞机意外,一人在雪山中游荡,最后终于在雪原中冻僵而无法动弹,此时因为时空间转移现象而在自己与犬伏景子的肉体之间不断来回转移。
这是针对2011年的设定。

主要在SPHIA登场。
但是,在剧中登场时的肉体都是犬伏景子。
自己原本的肉体倒在雪原之中。

(出现在优希堂悟面前的“穗鸟”是犬伏景子)

Tips108还告诉我们,穗鸟之所以无法说话,是因为她患有急性失语症。换句话说,飞机失事造成的精神创伤使她丧失了说话的能力。考虑到在转移过程中记忆和人格的转移,精神创伤也会一并转移也并不奇怪。

发狂

在SPHIA期间,穗鸟有几次突然发狂的现象,而这往往发生在她的有镜子的房间里。想象一下,你在经历了一次飞机失事后,从一座陌生的建筑里醒来,突然没有了说话的能力,胡乱地做着关于一间温暖的红色房间和一间冰冷黑暗的房间的梦,又一下子发现镜中映出的脸并不是你自己,此时,你会作何感想呢?由此看来,她会发狂也不足为奇了。而当心把她按在地上,以为凶残的人格正在显露出来时,情况就更糟了。

后来,她又发现自己拿着刀在血泊中醒来。她挥刀砍向悠尼并不是因为她很暴力,而是因为她此时惊慌失措,而悠尼又正好走到了她身前。

你可能要问了,但她第三天也发了一次脾气,而这次她并没有看着镜子呀?请想想,那时候暴风雪已经开始减弱了,这也就意味着,她终于可以意识到,自己真正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能存活的阴影

不幸的是,她最终死在了自己的身体里。她的尸体被救援队找到,后来被列为了坠机事故的受害者之一。与悟发现她的身体时所以为的相反,穗鸟当时并没有在她的身体中死亡,因为她的身体实际上存活到了第7天。在尾声中,犬伏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健谈。

顺便一提,转移现象可以帮助她活到第七天。每次转移时,穗鸟的身体会在第三地点和青鹭岛上各停留33分钟,这两个地方都很有可能可能比朱仓岳上的温度高。她似乎也曾经被埋在雪下,这可以防止她的热量被风带走,最终暂时保持足够的温度而不会被冻死。

天生的麻烦鬼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犬伏自称是穗鸟?她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这可能是因为穗鸟第一次来到SPHIA时遇到了悠尼,此时他正蜷缩在自己的房间里。真正的穗鸟一定是为他写了她的名字,因为他后来把她称为穗鸟。回到自己的身体后,犬伏发现一个陌生的男孩用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她。

如果她真的患有DID,她可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其他人格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并下意识地顺着它们。或者,她只是个病态的说谎者,一切都是为了好玩。她的个人简介Tips中说道,她喜欢“吸引别人的注意”,“玩弄身边的人”;并且“是团体的负担,麻烦制造者”。我们在整个故事中都看到了这一点。

象征

章节标题

让我们看看在穗鸟身体出现的时候,章节标题所使用的象征性的语言。这两个章节的标题分别是:“Another Shadow(另一个影子)”和“未能存活的阴影”。因为犬伏的原型是“Shadow(影子)”,所以穗鸟被称为“另一个影子”意味着她的人格同犬伏景子的人格之间的关系。然而,最终那个影子在雪山里死去了。

她出现的最后一幕叫做“Hekate(赫卡特)”。赫卡特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常被描绘成三位一体,即三种形式,一种本质。这听起来很像交换现象。Tips99说,她被认为是死与冰的女神,同时也被称为月之女神。如果让我不负责任地瞎猜一下的话,水指的是婴儿居住的羊水,月亮指的是穗鸟的每月周期或处女期。犬伏对死亡有着执着,她是杀人事件的罪魁祸首,她的自残本性也在Tips中被提到过。当月相变换时,月亮也可以暗示出暗影/光明的二元性。

因为三种形式的赫卡特都是女性,这意味着转移中的婴儿Ω也是女性。这一点被PSP版中的年表所证实。有趣的是,犬伏在尾声中威胁着粉红色襁褓中的婴儿的生命,我认为这也代表着此婴儿为女性。或许犬伏能察觉到,这个孩子正是她奇怪经历的罪魁祸首。

名字

让我们来讨论下“凉荫穗鸟”(涼蔭 穂鳥)这一名字 。
凉 – 凉爽,阴冷 (用作名字时也可读作“Sayaka【沙也香】”)
蔭 – 阴影
凉荫 – 阴冷的阴影, 或“冰冻的人格”

穂 – 麦穗,谷穗
鳥 – 鸟,像是笼中鸟

HO01AX
穗鸟的未使用立绘

在游戏开发的早期,穗鸟被设定为一个戏份更多也更为积极的角色。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她的几个角色立绘在游戏文件中被发现了。在这一版本中,她被称为Hotori Kusuda,并计划对应trickster这一原型。她的名字(Torikusuta=trickster)可能是个双关语。最终,开发者们将“Kusuda”这一名字赋予了悠尼,从而保留了同此原型的联系。

Remembr11解密篇 (主页)
上一篇:第三人格与第三地点 – 下一篇:阿尔法与欧米茄

 

警告:评论区可能含有剧透内容,请通关游戏后观看

  1. remember11剧本是不错,但是如果认真考虑的话,是说不通的,也只有在【神的干预】下才能发生,也就是让读者本人感到是作者本人要这么写,才能发生一样,跟ever17没法比。

    赞 35
    1. 【e17剧透提醒】
      其实e17也一样,不过r11结尾的残缺,逼迫玩家必须在探求真相的过程中,将无数的小细节放大化,而这些在故事一体化的e17里基本上是不会被注意到的。单是在剧情表象里面就有“从几百米的海底一口气游出来”,“无视压力差直接强行在基地表里层间穿行”这种根本不可能的操作,更何况后文bw觉醒后更是有“附灵闹鬼”这种戏码,比起穗鸟在冰冻状态下存活数天,他们的不合常理程度孰高孰低我不做评判,但是我不认为能达到可以捧一踩一的地步。

      赞 4
    2. 然而这反而是r11厉害的地方,正是因为读者这么想,才会产生这种设定,相当于作者已经掌控了读者的思维
      反过来说,e17的诡计虽然欺骗性很强也很精妙,但也仅此而已了,没有更进一步的新奇之处。

      赞 4
  2. 太牵强了,一直在雪里面呆着7天,不死,太夸张了,就算到处转移还是一样在室外,很冷的,这个在游戏后期悟在海边一样说冷,可以知道室外的空气有多冷,

    赞 0
  3. 顺便一提,转移现象可以帮助她活到第七天。每次转移时,穗鸟的身体会在第三地点和青鹭岛上各停留33分钟,这两个地方都很有可能可能比朱仓岳上的温度高。她似乎也曾经被埋在雪下,这可以防止她的热量被风带走,最终暂时保持足够的温度而不会被冻死。

    这里也太牵强了,不吃不喝怎么能生存7天?

    赞 0
    1. 如果只是保留意识的话7天是很正常的啊,人类不进食加脱水的死亡预期时间本来就是5天左右,不管是《难经》的记载还是现代医学的研究都差不多。

      赞 2

发表回复